陆兮訸

黑历史堆积地

感同身受是这世上最诱人且逼真的谎言。


人心多好把握,只是你依然不爱我。


长顾这对我真是……到了后期就一边哭一边笑,停都停不下来😭


写不下啦,接下来是这一段:
“……这些天,我手忙脚乱的,却觉得从来没有这么轻松过,像把心拿出去晒了太阳一样,总是暖洋洋的。
仔细想想,原来不管什么人生,只要是活着,人就会想要靠近温暖,
我自怨自艾地说不需要这些,但阿淼你……
却带着暖洋洋的光靠过来……真是个很了不起的家伙。”
是超治愈超温暖的漫画,现在改编成动画在b站更新,名字是《喂,看见耳朵啦》,暖萌宅大叔和呆萌猫耳少年的同居生活(´。• ᵕ •。`) ♡中配和日配都超绝无敌可爱,推荐大家去看~

就很喜欢写小片段……没救了(

千钧一发之际,段翎突然伸手撑住了倒下的巨石。褚桓愣了一下,旋即反应过来,轻声斥道,“三殿下,我双脚已经废了,你这双手也不要了是吗?”
那块石头显见得重,段翎额头冒了汗,却还是死命撑着,他转过头来,道,“有点痛。”
褚桓霎时红了双眼,可是轮椅被周边灌木卡得死死的,他甚至不知道该如何脱身。
“所以,待此间事了,”段翎扯出一个笑,“你必须给我一个交代。”
他能给的交代,必不是段翎要的交代。褚桓一边忍着心头翻涌的情绪,一边在轮椅扶手边摸索,终于找到了支撑的轴承。他略一顿,猛的运气震碎了中心的木质轴。轮椅失了中心,顿时四散,褚桓控制不了身形,摔倒在地。段翎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解决办法,眼睁睁看着褚桓用手一点一点挪到巨石砸不到的位置,一身白袍染得尽是灰尘泥土。
段翎撤了手,迅速抽身至褚桓身侧。褚桓自身残以来从来靠轮椅过活,这一番挪动耗了大力气,此刻便倚着石壁喘气。
“在这里动手脚,好查得很。”褚桓道。
段翎又好气又好笑,伸出自己磨破皮的手在他眼前晃了晃,“我说你能不能说点对得起我刚刚英雄救美的话?”
那轻微的血迹刺得褚桓心里一紧,他仓皇别开了眼,声音里有些隐秘的不甘,“草民面具下这张脸可实在对不起三殿下英雄救美四个字。”
段翎微微眯起眼,弯下身子想将褚桓扶起来,褚桓叹了口气,伸了右手搭在段翎肩上,心里道了一声得罪,下一瞬却睁大了双眼。段翎竟是双臂一展,将他抱了起来。
褚桓本来就比常人害怕没有着力点,此刻只得紧紧扣住段翎后背,一双耳朵气得通红,“三殿下,放我下来。”
褚桓不傻,刚才只是急昏了头,现下便想通了。哪有人胆子大到在皇家园林里做手脚,还堪堪预料中了他和段翎随意走的方向,不过是……不过是他的景王爷动了歪心思,不拘他是男子之身,也不拘他是残废之躯,使这样粗陋的把戏,妄图让他动心。
段翎看他脸色看得多,心里清楚他已经想明白了,仍然面不改色看着他。褚桓咬紧牙关,眼里竟然像是有泪。段程烨被这眼泪吓得狠,寻了块平坦的石块将褚桓放了上去。
“殿下要我给个交代,想要什么样的交代?”褚桓低下头不看他。
段翎被祝小枝和周垣说昏了头,一门心思觉得自己这不是襄王有意神女无心,刚刚被褚桓的眼泪惊起一身冷汗,清醒了许多,才明白自己有多荒唐,只得摆了摆手,“是我痴心妄想了,先生勿怪。”
褚桓不意外听到这样的回答,段程烨是什么人?永远知道什么是最合适的,永远选择最正确的。即便偶尔想岔了,也能找到最稳妥的解决办法。哪里会因为调戏了一个小小谋士慌乱不安?褚桓横下心来,突然道,“我……我与苏见琛商量过,本来你不坐上皇位,这件事,是不该告诉你的。”
段翎听到“皇位”两个字就本能身体发紧,一双眼戾气逼人地望向了褚桓,却在电光火石之间想到了什么,然而还不待他想清楚,褚桓便继续道,“我如今说出来,只是我自己不甘心而已……不甘心再这样,让你有所退却。”
他今日出来的急,并没有来得及戴上人皮面具,褚桓吃力地摘下遮盖了半张脸的铁面具,那张脸并不骇人,甚至说得上清秀,因为常年不见阳光,所以白得惊人,但那模样,段翎分明是见过的。
那是……谢楚。

我今天就要死在纳兰老师这里了!

我有时候很爱你,爱你的时候觉得幸福而安然;有的时候不那么爱你,觉得有些孤独,于是继续爱你。

我妈妈究竟是什么绝世大好人啊(发出幸福的嚎叫)

我爱了一些值得爱的人。

今晚天气太好了,让我有点想爱你。